折原澪

主角中心
【十代夫人/一飞冲天教徒/优吹
二宫飞鸟p/咕哒子/秘封病/灵梦厨】
偶尔会产其他作品,喜欢的cp都不逆

把今年画的秘封总结一下

【优散】偏离正轨②

灵异向。私设如山。

上一章点主页。

————————

散人面色发白,右手攥着机票,左手拉着行李箱。机票上清晰的印着晚上9点飞往上海的信息。

中午优瓦夏在QQ上喊他去上海,散人虽然疑惑,但看过鬼后也由不得他犹豫了,于是咬咬牙定了最近的一个航班。

还好他正好在假期时间,不然就得请个不知归期的假了……

出门后散人根据各类恐怖片阅历选择了走楼梯,他的小区比较干净,除了那个壁虎一样的爬墙鬼,只有几个游荡的鬼,散人为了不靠近绕了好几个道才从小区里出去。

不过,当散人从小区里出来时,才明白什么叫地狱。

出去后一直到机场的路上,散人看到了各种鬼怪,断手的,断脚的,胸前插着跟钢管的……视觉冲击就罢了,这些鬼还散发着瘆人的凉气。散人实在受不了,拉紧了自己的外套,被迫摘下眼镜使视线变得模糊,这才好受一些。

还有就是每次叫停出租车都会看到有鬼当邻座,导致散人不停的换了好几辆出租,虽然他为此很不好意思,但实在克服不了心理障碍和嘴巴裂开一直流血的女鬼坐同一辆车。

终于找到了一个比较安稳的出租,散人精疲力竭的坐在后座闭目养神。

路上不怎么堵车,散人很快便到了机场,他有些不舍的睁眼付钱离开了出租,并庆幸自己预见很有可能会因为各种事而来晚所以提早出了门,路上耽搁了很多时间也只才8点左右。

总之,按流程做完后,散人现在在候机室等着9点的飞机。大概还有15分钟左右。

摘下眼镜的散人又回头看了看站在自动售卖机旁边的一团肉块,他揉揉眉间,闭眼不再理机场里的诡异场景,默默祈祷航班千万不要延误。

结果就真的延误了。

似乎是天气不大好,安全起见,大概还要等个一两小时飞机才能起飞。

如果是原来的散人可能就无所谓的掏出游戏开始玩了,一两小时嘛,打着游戏飞速就过了。但现在的他还真不敢把眼镜戴回去,睡也睡不着,只能坐立不安。

似乎想到了什么,散人拿出手机,点开了那人头像。

『逍遥散人:我在机场

    逍遥散人:飞机延误了』

发完,散人正准备把手机放好,哪知立马有消息声。

『优瓦夏:嗯

    优瓦夏:我给你接机』

『逍遥散人:啊?

    逍遥散人:可能要很晚……』

『优瓦夏:你不怕吗』

优瓦夏的言下之意即,我不来接你你一个人怕不是怂死。

优瓦夏这是…相信我见鬼了吗?

散人开心之余不由得有些脸红,但还是老实回答了。

『逍遥散人:怕……』

『优瓦夏:嗯

    优瓦夏:电话吗』

散人盯着屏幕愣神,但还没等他回复,界面就已经蹦出了优瓦夏打来的QQ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慌张之间差点把手机砸到地上。

最后还是点下了接听键。

“喂……呃,优瓦夏…我……”

“你都看到了什么?”

熟悉的声音传到散人耳里,他心中莫名放松了一些。他不能把事情告诉家人和其他朋友,因为害怕他们也被卷进来,于是憋了一天的苦水,现在电话对面这个人信任的话令他安心。

“我第一个看到的是在我家墙外边爬着的…鬼……嗯,看起来好像双腿被压扁了,身上全是血。”说着,散人又回想起那一幕,不禁又有些反胃。

“据说鬼的外表会是生前死掉的模样,你看到的那个应该死时被什么东西压扁了腿吧。”

“是,是吗?啊,那我来机场的路上看到的一些没有外伤的鬼……”

“病死。”

“嗯……如果不是他们有发出阴气,可能我会以为他们是活人。”

“那些没转世投胎的鬼应该都是抱有执念的,不要和他们有交流。”

“我知道!”听着对方强硬的语气,散人稍微有点后怕,他不知道如果认错了后果会是怎样,一个带有执念的鬼魂发现有活人能看见他……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就是了。

不过……

“优瓦夏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呵……”优瓦夏轻笑了一下,“我说我从小到大就一直有阴阳眼你信吗?”

“啊?”散人握着手机的手都抖了抖,如果是以前他可能会以为优瓦夏又开玩笑,但是现在……不过仔细一想,好像优瓦夏说的话意外的没有违和感,他一直是个神秘的人。

“机场有什么异常吗?”优瓦夏似乎不打算为上一句话做解释,自顾自的转移了话题。

“意外的没什么鬼,而且机场人多我稍微安心了一些……不过,看到了一个很奇怪的肉,肉块?在自动售卖机旁边。哦对,他看起来好诡异,这真的是他的死法?”

“嗯?你看到的应该是鬼魂的进化。恐怕是个待了上百年的鬼了,一直没有消散。你仔细看看他的衣饰。”

鬼魂的……进化??

这游戏名词一样的解释……散人懵了,他觉得他努力维持了20多年的观念都垮塌了,连渣都没剩下。

“哦,你不想看就别看了。”优瓦夏似乎觉得散人沉默是因为怂了不敢看。

“谁说我不看的!现在这种状况我必须学会习惯啊……真男人!”

自我安慰的傻笑几声,散人用肩膀夹着手机,拿出眼镜用布擦了擦,深吸一口气戴上它,猛的一转头。

如散人所说,那东西看起来如同一团肉块。脸已经完全面目全非了,身体像是被揉到一起的人形饺子馅,上面还淋了发黑的血,腰部的地方有一个大窟窿,如果细看可以看到有白色小虫在里面钻动,隐隐约约能闻到腐臭的气味。衣饰则像是和肉融到了一起,陷了进去,仅能看到一些貌似甲片的东西被挤在外边,腰间还别着…一把都有了豁口的古旧破剑。

散人观察完后便捂了捂心口,这次做好准备所以没那么想尖叫,但是反胃感还是有,他庆幸自己先前因为没食欲所以没吃什么东西,然后转念一想恐怖片里扮的鬼真是弱爆了,什么白裙女鬼,都他妈的是假的,生化危机都比他真实。

“没事,他不会主动找你的。”

优瓦夏有些清冷的声音在散人耳边响起,他镇定了下来,尽力仔细描绘了那东西的样子。

“和我说的一样是鬼的进化。你在的那个机场……过去是个战场。”

“战场?”

说到战场能联想到什么呢?无非是争斗、流血、伤痛……死亡。

“百度上是这么写的。”

“……”

“明明是战场,鬼却很少,不奇怪?其他鬼大概都被那个售卖机鬼吃了。”

“售卖机鬼还行……等等,鬼吃鬼?”

“虽然你的描述很烂,但我推测他应该是个冤死的将军,他的执念大概就是杀掉敌人,所以死后……就把敌人鬼魂吃了。”

散人听着,也没在意优瓦夏话里损他,只是莫名心中又有了一种刚认识他时想叫他“大大”的佩服之心。

“那…他的真正死法应该是腰部的窟窿?啊!他吃太多鬼了就变成那样了?”散人已经开始渐渐习惯这个诡异对话了。

“差不多吧。如果他能控制住那么多阴气怨气会很棘手,会生出神智……但这玩意是个小人物,翻不起什么大浪。”

听到优瓦夏带着些许嘲讽的话,散人不由得抽了抽嘴角,不过听他讲的这么轻松,散人还是稍微松了一口气。

“那我现在挺…安全的?”

“别暴露你的阴阳眼就行了。我补眠去了,到了打电话给我。”

散人还想再追问些事情,然而对面毫不留情的挂断了。

散人握着手机,手心的汗有些染湿了壳子。

优瓦夏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他们虽然已经认识了好几年,但莫名的仍有一些隔阂。

可散人根本不想去怀疑自己的好友,于是也选择了补眠。这次他没有再失眠,身边的嘈杂声渐渐模糊……



散人睡的很沉,还是工作人员把他叫醒的,散人笑着道了谢,然后拿起行李准备登机。

其实散人经常因为各种事情去上海,但每次去都未和优瓦夏联系,也不知道是他真的没空还是心里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想法。

不过至少这次……散人是直奔着优瓦夏而去的,所以明明是熟悉的旅途却让他仍有些紧张。

天津到上海,差不多两小时的旅程。

刚能下机散人就急匆匆的出来了,时间刚好到了23点30分,他在机场走廊里掏出手机,铃声没响几下就被接了起来。

“优瓦夏,我到了!你在哪儿啊?”

“哦,我在一号出口等你。”

优瓦夏语气里带着一点困倦,似乎刚睡醒,散人不由得放轻了一点声音。

“好,我去找你,拜。”

散人挂掉电话,看着黑屏的手机,他有一种莫名的直觉,他会被卷进一个让他终生难忘的事件……

不过来都来了,散人只要目标做一件事,他便撞破南墙不回头,这是平时温和的他独一无二的固执。

不过有优瓦夏在,应该没事吧,而且自己也不是拖后腿的人。散人快步走着,脑中胡思乱想。

把托运的行李领了,散人照着路牌顺利去到了一号出口。


散人远远便锁定了自己熟悉的那个身影,有些兴奋的小跑了过去,脑中恍惚地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面基。

然而散人还没回想清楚那时的场面,就听到了带着笑意的呼唤。

“散老师,这么急着来见我啊。”

散人这才放慢速度,大跨了一两步便到了优瓦夏跟前。

面前那个人虽是许久不见,但仍是那幅懒懒散散的样子,套着黑色棉外套,围着深红色的围巾,不受太阳滋润的苍白皮肤,有些乱的黑发,和一双在黑夜里仿若发光的眼睛。

“别看我看入迷了啊。”

不是透过电话,也不是远远的呼唤,近在耳边的声音使散人猛的惊醒,眼睛睁大。

“优瓦夏,好久不见哈。”为了掩饰自己的窘迫,散人尬笑着说道。

“虽然见面的原因不是很令人愉快。”

散人怨念的瞪了瞪优瓦夏,对方没理他,自顾自的把散人行李给拉走了,散人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楞了几秒,才追上去。

他们边走边聊,优瓦夏听了散人的鬼出租车经历,便选择了搭公交回去。

深夜中虽然气氛变得愈加恐怖,但是黑暗也将鬼笼罩其中。既然看不见,散人便也假装不存在。

本以为公交上会来几个鬼乘客或者惨一点碰上鬼打墙,结果却一路平安的到站了。

散人心下略有疑问,于是开始发散思维,会不会是有什么解决灵异问题的组织?

不过看到在前面带路的优瓦夏一副懒得搭理人的表情,散人便也无所谓了,反正没见到鬼他开心还来不及呢。




两人一前一后的在昏暗的路灯下走着,四周极其安静,散人能清楚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以及前面那人的踏步声。

散人微一偏头,哪知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在路灯下,似有似无,但他清楚的看到了那悬空的脚,于是慌忙把视线摆正,眼不见为净,但往优瓦夏的身边走近了一些。

优瓦夏刚好转头,正巧对上散人略带恐惧的眼睛,也没移开目光,而是开口说道。

“没想到你那么迅速的定了机票。”

一片寂静里,优瓦夏的声音像弹奏的钢琴回响,散人想也没想就回道:“事出紧急!”

“这么相信我?”

冷淡的声线令散人有些愣,面前的男人那黝黑的眼眸现在在和他对视,他眼神不禁有些飘忽,然后忽而发觉在老旧路灯的昏黄灯光下优瓦夏的皮肤更加白皙。

散人想到了那噩梦里熟悉的背影,莫名和面前这人重叠起来,梦里的不悦感似乎也有苏醒。

然后他又想到了优瓦夏许久不联系却突然发游戏给他,还一点理由不说喊他来上海。


最后想到了那个路灯下的白色鬼魂。


被自己的联想震惊的散人回过神,发现优瓦夏还在盯着他,那黑瞳像是一个漩涡,他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

哪知优瓦夏忽然笑了,带着一些温柔,伸手敲了敲散人的额头。

“傻蛋,在瞎想啥呢。”

专属于人体的温暖体温从散人的额头传到心里,那是和阴冷的鬼魂不一样的感受。

面前这人——优瓦夏——是活生生的人。

散人条件反射的抓住了优瓦夏伸回去的手,两人的体温互相侵染,意识到自己的行动的散人像炸毛的猫一样迅速松开了手,两个人的手都悬在半空,气氛一时变得尴尬起来。

“这么怕吗,散老师,嗯?”

“谁怕了!”散人拍掉优瓦夏半空中的手,一副恼怒的样子。

“那跟紧点。”

优瓦夏把手揣进衣兜,再次迈开腿走了起来,散人盯着地面几秒似在思考,然后便追上了优瓦夏,和他并肩而行。



灯光把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甚至重叠。




——————————————

这章借优之口讲了点设定,然后就写的长了些……好吧,是我废话太多(

其实我总感觉灵异文里一但有甜甜恋爱要素就完全不会让人觉得恐怖了,当然,虐恋另说。

不过我不会写虐恋,所以只好琢磨怎么写恐怖小故事啦,也有可能写的一点都不恐怖orz

下次更新不知何时,不知字数。

【优散】偏离正轨①

散人结束了今天的直播,和朋友唠嗑几句后便起身去洗漱准备睡觉,关电脑前他瞥了一眼时间,22点34分。

洗漱完散人拿了手机就直接扑到了床上,小腿在床外边,拖鞋被勾在脚上晃悠。

先随心录了个微信语音发出去,便点开了微博,开始日常任务——翻翻评论和私信。

『小白云danedyuq:推荐一个游戏
    小白云danedyuq:【附件】』

第一个就是这个用着像僵尸粉一样名字的人的私信,散人没在意,他并不是没见过懒得取名的粉丝。

平时推荐游戏的粉丝也不少,不过像这位小白云同志啥也不介绍的倒是不多见,散人本着第一个看到有缘分便顺手存了下来。

之后散人每次想起这件事,都想立即打断自己当时的手,不过这大概也是命运吧。

又看了一会手机,时间不知不觉前进到了23点,散人咂咂嘴,一个挺身从床上起来,把脚上拖鞋放好,手机放到床头柜上,便钻进了被窝里。


寒冷,像是坠到了冰窖里一般。

昏暗、恶臭……身边的所有一切都刺激着散人的感官。

散人努力伸出手,眼前仍然一片黑暗,他甚至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伸手,因为他除了难受外什么都感觉不到。

突然的,前方出现了一个背影。

明明仍是一片黑暗,但那背影却如此突兀和清晰,像是和黑暗相斥。

那个背影并不是很高挑,但却结实,而且……散人觉得十分眼熟。

当那背影即将转过来时——

叮铃铃铃铃——



散人猛的睁眼。

原来是个噩梦……他感觉自己背上都是冷汗。

散人烦躁的关掉大声响着的手机闹钟,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然后便看着手上缠着好几根头发陷入沉默。

最后他选择了无视,穿上鞋就进了卫生间。

散人洗漱完,吃饱喝足,便打开了电脑,结果令人意外的是,QQ有一条消息。

来自那个许久未点开的头像。

『优瓦夏:【附件】
    优瓦夏:游戏,试试?』

散人诧异的点开附件,更加惊奇了,里面就是昨晚自己存的那个游戏。

于是散人回了一句“好”,便抱着奇妙的心情把游戏下了下来,想了想还是点开了录制软件。

不知道发视频优瓦夏会不会看……

散人傻笑了一下,清清嗓,点下录制键。

“Hello大家好,我是散人,欢迎收看今天的视频!今天我们玩的这个游戏啊,是一个粉丝私信推荐给我的……嗯,但是没想到优瓦夏也发给了我,所以,就想着赶紧录来看看。”

游戏标题画面,一片血红,也没有游戏名,只有一个白色的【Game Start】键。

“这个标题画面有点,呃,瘆得慌啊,也没写游戏名,之后我问问优瓦夏好了。不过,我怎么感觉优瓦夏又给我推荐恐怖游戏!”

说着他点下了开始键。

游戏确实是恐怖游戏,讲的主角某天接到朋友电话,被邀请去朋友乡下的家做客,却碰到各种灵异事件,甚至发觉这个朋友好像不是人类……

录制很顺利,游戏不长,恐怖和悬疑要素不少,散人全程大概有叫出声三次,想关闭游戏五次,但是最后还是打完了。

“……这款游戏还是不错的,有兴趣的人可以自己去玩玩,不过我可能很久都不想碰恐怖类游戏了,优瓦夏那个坏蛋!我回头就去说他!唔,好,我们这期视频先录到这里,下期再见。”

结局意外的感人,散人玩完后长舒了一口气,只是回想到一些吓你一跳的剧情还是不由得有些慌。

起身把空了的水杯灌满再一口饮下,昨晚的噩梦导致睡眠质量不高,费人心神的游戏又折磨了散人的心灵,他不由得觉得有点困意了,于是窝到床上决定补个觉。

睡起来了再去找优瓦夏吧……

散人入眠前模模糊糊的想着。



一觉无梦。

散人自然醒来,一看时间,只过去了一小时半,过会儿便可以吃午饭了。

补觉后的他整个人神清气爽,伸伸懒腰走到窗边想吹吹风。

不知为何,有一片红布在上边窗露出一块角,随风飘荡。

上面那家人有衣服被风吹掉了吗?散人想着,稍微把头伸出窗外,向上望去——

那是一个扭曲的人形,双脚像是被碾压过一样的扁平肉团,双手腐烂,却仍像壁虎一样趴在墙上,衣不遮体,一边眼珠直溜溜的转,一边眼睛则掉了出来,留着黑黝黝的一个洞在那发黄的脸上。

那布是从这人形上落下的一片衣角。

散人惊恐的睁大眼睛,想要尖叫,但是理智使他狠狠的咬住了下唇,甚至咬出了血都不松口,一丝声音都没发出。

他踉踉跄跄的退后,跌坐在地上,眼睛溢出泪水,一切都过于突然,他只能盯着那角衣服,不敢眨眼,生怕眨眼期间那怪物就会爬进房里。

那是……什么?散人的心脏狂跳不止,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才注意到下唇的疼痛和嘴中的一片血腥味。

一觉醒来,仿佛整个世界都变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衣角抖了抖,便不见了,似乎是那怪物爬走了。

散人这时才揉了揉酸痛的眼睛,扶着墙拿出药给自己的嘴唇上药。

他全身都还在颤抖,满脑子刚才那怪物的样子。

他知道,他见鬼了。

散人并不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看到鬼。

明明之前什么事都没有,为什么……散人止不住的发抖。

他躲到被窝里,开始思考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世界出了问题?他拿来手机,网上一片风平浪静,老番茄还刚发了个新视频,下面的评论也在各种抢前排。

是自己出了问题……散人不由得绝望起来,这大概就是各种小说里所说的“阴阳眼”了。

鬼……!散人瞳孔一缩,想到了今早玩的游戏。

他赶紧奔到电脑旁边,三下五除二的点开录制软件。

录好的视频不见了!

散人脸上滴下了汗,原因……可能是出在这个游戏上。

他点开微博翻起私信,可翻来覆去好几次都找不到那个小白云的私信,于是只能点开QQ。

最顶上那个聊天记录仍是那个人。

优瓦夏。

和他的聊天记录没有消失!

散人有些手忙脚乱的点开,然后盯着那个【附件】,望眼欲穿。

如果说这个游戏是让他有阴阳眼的原因的话……那优瓦夏是怎么回事?

他赶紧打字,尽量不在话里表示惊慌。

『逍遥散人:你这个游戏是哪找到的?』

发完后散人便有些懊恼,优瓦夏并不经常用QQ。

哪知很快就有新消息蹦了出来。

『优瓦夏:粉丝微博私信发的

    优瓦夏:看是恐怖游戏就发你了』

粉丝……微博……私信!

『逍遥散人:是不是一个叫小白云加一串字母的粉丝?』

『优瓦夏:嗯』

真的是这个人……散人感到头痛。

『逍遥散人:他的私信还在不在?』

『优瓦夏:没了

    优瓦夏:?』

私信没了……无论是优瓦夏的还是自己的。可是……散人把滚鼠往上滑了一下,便看到了优瓦夏发的附件。

为什么和优瓦夏的聊天记录没有消失?

一切都那么扑朔迷离,散人感到十分疲累,把身体蜷缩在椅子里。

似乎是觉得散人许久不回有些奇怪,优瓦夏主动发了话。

『优瓦夏:怎么了』

散人手放在键盘上,又不知如何是好,要把这件事告诉优瓦夏吗?会不会被送进精神病院什么的……

不过想到优瓦夏之前说“看到是恐怖游戏就发你了”,他是不是也玩了这个游戏?会不会也变得有些奇怪……

散人没心思在意优瓦夏想坑他玩恐怖游戏的想法了,啪啪啪的打了一段话。

『逍遥散人:优瓦夏…………我现在说的话都是真的,拜托你相信我……你发我那游戏前,那个粉丝小白云也私信发给了我!我玩通关了,录了视频。睡一觉起来后就发现,录好的视频没了,私信也没了,你那边的私信也是对吧?然后我,我能看到鬼了……是真的鬼!不是什么玩笑!!!』

散人发出去后看着屏幕不禁有些怂,优瓦夏会不会真的当他发神经啊……

许久无消息,久到散人都以为优瓦夏拉黑他时,才听到消息声。


『优瓦夏:你来上海吧』


——————————————————

大概是恐怖灵异文。

原来的文名果然太蠢了,换了个正经的。

后续更新待定,会有原创角色(鬼),设定大概会有很多问题,看着玩吧,知道这是甜文就好了(?)

以及深夜写恐怖文似乎有加成哦!(根本没有)

【贝库游】Mr.lonely hedgehog

凋叶棕歌曲《Ms.lonely hedgehog》的强行改歌词爽文(
……其实是16年6月的旧文了。今天生日想了想还是放上来吧。
…很短。
   

——————————————————————

无限延伸的暗谧的天空,囚禁着这个肮脏的世界。

我的周遭尽是,鲜艳的蠕动的肉块与零落四散的不知名的残片。

这明明本该是如此令人兴奋的景象,却如同白纸一样无趣。对于大概再也无法爬起身来的“这些”,想到这就是我的末路吧,感到一丝丝的安心。

温柔护育大地的碧蓝天空,有着太阳照耀的凡界。

你的周遭尽是,玩着友情游戏的蠢人以及摇摇欲坠的光芒。

如同似曾相识的,低品味的少年漫画合集一般,令人作呕。

我曾以为我是月,可以遮蔽太阳的光芒,再把众多的嘲讽给予你使你蒙上阴影再起不能。可我不是,我只是个扑火的飞蛾,讽刺也变得干涩,使你愈加闪耀。无论如何,你的光芒也总有一天会逃离,我则无法被救赎的持续徘徊下去。

因为你是太阳,你是希望。

太阳平等的照射着一切。

只要太阳继续存在,希望便不会消失。

但我(异类)没有资格享受温暖。

本该如此的。


继续用力践踏着脚下的“无”。

然后仿佛听见了从某处传来的某人呼唤我的声音。


——“呐,真月!”

可真月并不是贝库塔。他只是为了玩弄而存在的虚无缥缈的演技。

——“真正的你就是真月!”

我别无选择,唯有笑出声来。

明明只是一个名称(代号),你却愚蠢的固执己见。

但如今我已经什么都无法听见,也不再有兴奋感,我甚至不会去在意它们。

只是呆然若失地思考着,让自己置身于,贝库塔与真月零的狭缝之间。


好像正做着一个梦,一个如此恶趣味的梦。似乎听见了从某处传来的吞噬我的那家伙嘲笑我的声音。

若巴利安之事真的是梦就好了,这样的想法掠过我的脑际,随即又被拥有这种想法的自己给恶心到干呕。

繁杂的思绪将我肆意摆弄。


但是,我发觉了,现在。

我已不会再烦恼,也不会再堕落,更不需要去畏惧它们。

因为那些令人作呕的东西,已经与引发它们的东西一同,离我远去。我就这么全部消失了。


再也不会伤害别人。呆在那里的孤独一人的刺猬。

再也不需要他物,更不会有所渴求,只是在漫步于梦中。

但是究竟为何,我在那个和这个世界之中,就无法获得我所期望的东西?我所期望的又是什么?



我在残片之山上思索着。

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渴求的事物。

却不由地,在“它们”的上方吐露了出来。

——这个秘密(想法)我不会再告诉任何人。


END


抽卡坠机也画图,梅林我真滴中意你啊!

大学生设定,梅林是学长,咕哒想给学长准备生日但是资金不足于是当上了学园偶像(???)
其实是在想七章梅林说是咕哒粉丝,你个假粉,根本不来我迦里打call(ー`´ー)
其实…咕哒的经济人想让南丁来当(…在、在梅林池里歪了她TUT)但是并没有想出理由
总之上面都是坠机后的脑洞(。

百春短漫!
新年快乐!!!!
新年不发刀子!画的很潦草,bug一堆不要在意(

摸鱼除草
春川真好我好喜欢她,有百春要素w

有剧透!!
只有小吉和最原。
都是之前的摸鱼,没有成图,拿来除草,我爱他俩发自真心quqqq
其实手里一堆之前的画……十张应该有吧(。

有剧透!!!!
lof再不堆堆画我就快要被人质疑是不是v3粉丝了orz
是女孩子们,第一张枫一个多月前平板指绘的,其它的是刚刚一小时摸鱼的
都是想给她们画手书的女孩(梦里)

11月还没发过什么
发点秘封+其它角色填填土…嗯